当前位置: 主页 > B校生活 >聂华苓小说《桑青与桃红》见证全球华人悲歌 >

聂华苓小说《桑青与桃红》见证全球华人悲歌

2020-07-31 14:14:22 来源:B校生活 浏览:580次
聂华苓小说《桑青与桃红》见证全球华人悲歌
《桑青与桃红》版本之一:台北汉艺色研版(1988)。类花布造型精緻典雅,是作者私下很喜爱的一款。

 

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,现存的八十回本,据说有十一种之多。每一种长度都参差不齐,文字也互有出入。这是因为在文网严密、俗世苛责的时代,小说出版受阻,但又禁不住人们的喜爱,所以出现了众多的私下手抄本。在抄本流传中,加入了读者的笔误、更改、发展,所以又出现了不同的版本。

二十世纪后半期,虽然出版业与言论环境都已不是清朝时候可比,但依旧有文化的禁区。聂华苓的小说《桑青与桃红》,便因为两岸三地的政治气候各不相同,结果出现了三个不同的版本。台湾《印刻文学生活志》近日发表文章《册页流转》,细述《桑青与桃红》的版本流转命运,感慨「书籍与书中人一样,共同见证作为华语人的悲哀」。文章如下:

册页流转:聂华苓小说《桑青与桃红》

应凤凰/文

一本书册,不同版本流转于中港台三地。

书籍和人一样,各有流离的生命史。版本变迁,内容随之差异:从被禁、被删到终于能以全貌完整出版,「桑书」果然历尽沧桑。用作者的话:它有大刀乱砍的版本,有小刀修剪的版本,有一字不漏的版本。此书流浪于两岸三地,由「出版那一刻的政治气候」,决定版本的命运。

镌刻半生从东方到西方的「流亡」经历,《桑青与桃红》以近代中国政治动乱为小说背景。不料书籍与书中人一样,共同见证作为华语人的悲哀──中文书写:哪怕写作形式只是小说,哪怕产自女子之手,华语人身体与言论自由同样难有保障。难怪初版序言,题目取作「浪子的悲歌」。

小说另一特点是出色的「写作形式」,聂华苓尝试用戏剧手法讲故事。「桑青」、「桃红」是同一女主角的名字,代表她两种身分,也展示她人格分裂的过程。小说时空背景跨度很大,从抗日、内战、迁台,一直写到美国,作者用四个场景片段,就像一出四幕剧,演一位女性知识分子如何最后走上人格分裂的悲剧。

故事开始时她是「桑青」,一个逃家的纯真少女流亡学生,到故事结尾她变成「桃红」,一个什幺都不在乎的纵慾狂人,从美国中西部游蕩到纽约。既然桑青与桃红是一人的「两种变貌」,作者便採用「分裂」的形式与手法──桑青的故事和桃红的故事双线并行。桑青追求自由,桃红却在没有社会责任也没有伦理约束的自由中精神崩溃了。

聂华苓一九六四年从台湾到美国,初稿完成于一九七O年。联副主编是同时经营皇冠杂誌的平​​鑫涛,积极争取小说到「联合报副刊」连载。这部长篇最早中文版因此是在台北报纸发表的。想不到才刊登一半便硬生生给腰斩,主编再三致歉。

此时香港《明报月刊》张开欢迎的手臂:台湾不能刊,我们能。桑书于是在香港杂誌首次全文完整刊毕,一九七六年由香港友联印行全球第一版。台湾繁体字版则远落在大陆版、英文版、匈牙利版之后,直到一九八八年才正式成书上市。

当然,一九八O年最早在北京印行的简体字版,被编辑大刀阔斧地删节,以至原来三百页的书只剩下一百多页,外形在各版中显得最为轻薄短小。

作者的委屈,很难不在书序里传达出来。聂华苓说:我不懂任何「主义」,我也不懂任何「意识」和流派。我所奉行的是艺术的要求:艺术要求怎幺写法,我就怎幺写法。作者说,她追求的目标是写「人」。

有意要「超越地域、超越文化、超越政治」,然而她越是想躲开政治,政治越是缠上她。《桑青与桃红》中文各版沧桑流离,作者形容它是「姥姥不疼,舅舅不爱」。

幸好八○年代以后出的都是完整版:台湾一九八八年由「汉艺色研」推出的《桑青与桃红》由李萧锟设计封面,类花布造型精緻典雅,是作者私下很喜爱的一款。一九九七年再出时报版,列为「新人间丛书」第二号,封面长髮裸女是雷骧的插画。唯此版附有白先勇、李欧梵的短评。中港台一起算,这是第七个版本。

时报版封面说这书:「流放海外二十余载,像一个世纪性的漂泊者」。实体书出版旅程,反映海峡两岸政治风云变化,内容主题在不同年代也显现不同意义。七○年代初上市被腰斩删节,似乎偏向政治性,然而于学院或写作圈,它的叙事技巧与心理剖析,带有现代主义风格特色,技巧上深具前卫性。

到了八○年代,它被视作探讨女性心理的开山之作,九○年代更成为美国大学亚洲或东方语文系的教科书参考书。华人的认同、离散成为热门议题时,《桑青与桃红》便由原先探讨的「女性主义」跨一步走进「Diaspora」(流放文学)的研究领域。

英文版曾于一九九○年获得美国书卷奖,有一九八八年和一九九八年的纽约市立大学版。由于被美国几家大学东亚系选做教材,至今未曾断版,每隔半年作者都能收到从出版社寄来的版税支票,反而是中文版绝版了。

作者曾把这本书的流浪与流转,看成一场戏──观众对它喝采也好,批判也好,满场也好,冷场也好,都是戏!前面说了,书籍和人一样,都有流离的生命史,难怪聂华苓说:「这岂不也就是我一生的戏?」

《桑青与桃红》中文各版一览表:
1.香港:友联出版社,1976
2.北京:青年出版社,1980
3.香港:华汉文化事业公司,1986
4.台北:汉艺色研文化公司,1988
5.北京:华夏出版社,1996
6.台北:时报出版公司,1997
7.太原:北岳文艺出版社,2004
8.香港:明报月刊、新加坡青年书局联合出版,2009
(更多内容请见印刻杂誌93期五月号)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