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S伴生活 >现代人买书像古人指腹为婚,没见过就决定了 >

现代人买书像古人指腹为婚,没见过就决定了

2020-07-24 06:40:11 来源:S伴生活 浏览:422次

现代人买书像古人指腹为婚,没见过就决定了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现代读者流行在网路书店买书,许多人直接下单,这意味着购书前不用翻页试阅,不用知道装帧、字体、封面、厚度,不用感觉书的温度。

固然常有人讥讽某些人在实体书店看书,在网路买书,但这类情形实际不多,否则以博客来的营业额来换算,实体书店应该门庭若市,挤满试阅者。很多人,或说大部分的人,都是对着网页直接勾选,就消费完成了。

先买再看,不是网路时代专有现象。从前从前,读者常透过邮政划拨买书。最常见的,例如文学出版社,在副刊下缘刊登新书广告,一批数本,或合购,或单买,读者既可先睹为快,又享有打折优惠。广告里没有内文试阅,只有简单文案与作者、书名等讯息。

新书邮购广告,除了刊于报章杂誌,另有出版者发行报纸型书讯,附划拨单。里面一样无以试阅。但为何就买了呢?显然已被某些东西打动了,通常对该主题或作者有兴趣,或被文案所吸引。

如果出版套书,还会有报纸整版广告。推出套书,有成有败,有出版者大发利市,也有万劫不复。成功案例,如林清玄《打开心内的门窗》,书与录音带(二十卷)组合,在当年,风起云涌,直到现在网路书店还买得到,定价4000元,也有二手价,0.1折,49元,落差甚鉅。

更早如远流《中国历史演义全集》三十一册,以邮购通路创下出版史新页,出版不到一年就卖出数万套,远流一跃而为出版界A咖。

可见只要有出版讯息、购书管道,不一定要书店看过书的样貌,翻阅数页,才购买。

买书是「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」的消费行为,书店摆再多书也没用,读者只要他所需要所想要的那本。最怕书籍琳瑯满目,你找不到书,书找不到你。因此,书讯,或说书籍情报,在书海无边时显得格外重要。

1986年,詹宏志曾写过一篇〈书的情报〉,指出:「台湾逐渐要步入一个人人开卷、人人读书的社会。」

这个趋势前瞻有迹可寻,从大环境来说,台湾除了丰沛的人力,别无其他资源,要提升竞争力,必须增进人力资源的品质和价值,而全民读书就是最重要的途径。就个人而言,一方面台湾教育普及,每个人都具备追求知识的条件,一方面平均国民所得超过三千美元,已有余力追求心智上的满足。读书社会即将来临,届时各种读物百花齐放,书种多,书海茫茫,难以选择,读书大众渴望读书,也渴求书籍情报,但需要的不是出版者放出来的讯息(如广告),而宁愿付费取得与他兴趣相关的书讯。

詹宏志认为,读者需要书籍情报,因此未来会出现四个现象:

此文发表于《开卷》第一期,这个《开卷》应该是时报出版的杂誌,不是我们熟知的报纸《开卷》。文中其中三项都实现了,唯第二项(全文是:「专业的书籍情报可能会出现,如果它办得满足需要,将会很受欢迎。」),多年来似乎未见具体呈现。

虽然有不少关于刊物都以书的情报主题,报纸有《开卷》、《读书人》等版面,书店发行《精湛》、《出版情报》、《诚品好读》,或公家机关的《书香月刊》,或专业杂誌如《新书情报》《书评书目》。但不知是未能「满足需要」或是市场太小,大都维持不久。

从前纸本时代,书籍情报都无法销售获利而永续经营,如今来到网路时代,就更不用说了。现在我们买书,很少人会凭书籍指南当作购书参考。大批读者上网买书,怎幺决定下单买哪一本?显然另有指引,但决不是如上述在书店先试阅过再说。买书前往往没摸过该本书籍,就像古代人指腹为婚,嫁娶前彼此未曾谋面,就结了婚。书,未瞄一眼,就买了。

这讯息怎幺来的?网路书店的介绍,虽为一大关键,但大部分引介文字均直接套用出版者提供的文案,有些写来不甚有吸引力,有的书甚至阙如,销售成绩照样不恶。

许多人上网订书前,未见其书,却义无反顾,除了被主题、作者或引介文案所吸引,另外一个原因是,购书前已对此书有相当认识,此认知来自口碑,而最大管道便是网路,不论社群、论坛、部落格或PTT,一群人,或几个意见领袖,以讨论、宣传、介绍等方式,让大家知道有这幺一本书推出了。作者自荐当然也有,但个人力量、管道终究有限,洗版徒然惹人厌烦,用这句俗话来说明最贴切不过了:「痒要自己抓,好要别人夸。」

买东西,向来是眼见为凭,耳闻不如亲见,不过网购当道的时代,可能颠倒过来了。出版者的行销模式,也与过去很不一样,跟不上的,只好凭弔往事,同时被读者凭弔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资讯